嘿!你还记得金盏魁吗?小蘖科植物,生长于日本北海道大山中,四月开花,花瓣淋雨后就变透明,你说过要同我一起去寻找。

五岁那年,我以为拾起贝壳,就得到了整片大海;八岁那年,我以为抓住那只蝉就抓住了整个夏天;十岁那年,遇见了你,我认为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,是我三生有幸。

我记得你第一次喝酒的模样,初闻酒腥,皱眉,一口灌下,最后难受得在地上打滚,我捧腹大笑,大骂“活该!”你忽然起身,讲酒倒入我嘴中,我眼泪直流,你在一旁眉眼弯弯,浅笑依然。

你擅长爬树,四月桃核开遍,千朵万朵压枝低。你三下五除二爬上树,花瓣不禁簌簌往下坠,随风飘散迷人眼。你轻取一桠桃花,递给我。最后。。。。。。我们被看守桃园的老头追的满山跑,两人皆气喘吁吁,停下脚步,相视一笑。爱美的你取下几朵小花,镶入发丝,三千青丝置于后梢。
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清风疏影,南风轻喃。

野花开遍山坡,娟然如拭,清澈明媚。身躺万花丛中,花枝拍打着我的脸庞,拂动着全身的每一个毛孔。你嘴角含着几根狗尾巴草,吊儿郎当。

你说:“阿睿,带我功成名就,定带你看遍世间繁华。”

我看着你一脸正经,憋不住笑了,“噗。。。。。。这又是你在哪本小说里看到的句子啊。”

后来,就再也没有后来了,我们都没有遇到一个HappyEnding。我们都未想到,十三岁的分别便是永久。

后两年,我从他人口中听闻你成绩优异,形貌迤逦,待人温润如玉,却再也没有联系。

我记得你偷吃辣椒时一脸作死的表情,我记得你下河摸鱼时一身泥泞,我记得你青春期时暗恋隔壁班小男孩的一脸娇羞。

我想起了你的笑容,活泼灵动。南有佳人,一笑倾城,再笑倾国。一娉一笑映心房。

我们一个像夏天,一个像秋天,却总能把冬天变成春天。

愿倾我所有保护你孩子气,也很愿意陪你跟怪兽较劲。如果未来免不了雾中穿行,就点亮我的真心为你照明、

时间的白马匆匆过隙春风过冬雪弥。我到你的学校去看了你的演讲,满眼惊艳后又默默离去,自卑之心油然而生,请从年少已翩然而至,于凡世而立。你被岁月磨平了棱角,却又留有一身风华。惊雷后冉冉而起的你,如孤寂恒星的莅临,此生漫长历数前路艰辛。

会不会有那么一天,你会忽然的出现,在街角的咖啡店,我会带着笑脸,挥手寒暄,对你说一句,只是说一句“好久不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