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日来,几份网传文件虽未得到官方证实,却在民间社交平台广为流传。文件要害在于,校外工作上聚焦“三限”,即限培训机构数量、限时间、限价格。甚至在一段网络录音中,有执法人员称6岁以下儿童禁止进行学科培训。

校内减负,校外补。长期以来,以校园为分界线,中国的教育公平,一边在校内努力修正,一边在校外加速扭曲。不安的机构、迷茫的家长、背后的学校,被一同卷入其中,各为中心又互为中心,成为多个风暴眼,随之引发了关于中国教育议题的全民大讨论。

由此而来的,校外教育也被贴上精英化、内卷化、拉美化等标签。几年前,就有专家撰文警示,中国公立教育陷入“拉美”陷阱。越是教育资源集中之地,越是教培机构的兵家必争之地,大量中高收入家长逃离公共教育体系,在校外以更高的价格购买更高水准的教育服务,公立教育机构面临沦为“低质化”的考问。

划定红线,其实是教育领域的“去杠杆”和“再平衡”。对于现金流良好的教育巨头来说,可以坚持活下来并随时准备扩大规模,而对于现金流有点问题的巨头及中小机构来说,加速出清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出路。

这些年,我们努力倡导,尊重个体,尊重个体差异的教育,希望教育是一场超越自我的修行。但留给类似期许的空间,依旧相对逼仄,相对狭小。家长们最大的努力方向,仍是现实而 “保险”的,即通过获得更好的教育,赢在起跑线上,赢过别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