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提琴演奏大师们用的那些旷世名琴声音美妙绝伦,特别是自从上世纪五十年代高保真的立体声录音技术问世,那么这种美妙的声音就得到了十分广泛的传布。一般音乐爱好者都可以通过音乐媒体,听到这些美妙的声音。我们都是音乐爱好者,不是专辨各种音效的发烧友,但有一条是肯定的,美妙的声音是音乐的基本。关于这一点,我国的古人早在汉代就说过:“审声知音,审音知乐,审乐知政”。关于“审乐知政”先不去管它,单就前边两句,就已经把声音和音乐之间的关系,说得非常精辟了。


  那么优美声音的本质是什么?它是如何产生的?两种都很优美的琴声,人们可以容易地把它们作出听觉上的区别,但有没有客观的方法来定性和定量地描述?多少年来通过许多声学物理学家的努力,答案已经有了:判别一个乐音,可以以它的基波振动幅度、形状和其谐波(泛音)的形状、数量和幅度的多少和大小来得出结论。不少物理学家还对那些有名的古小提琴的发音作了大量的振动分析,得出不少经典的曲线和结果。


  上个世纪,在还没有计算机,和计算机技术还不发达的时候,这样的测试是非常“贵族化”的。被测定的声音要通过高精度的“声–电”转换,变成示波器上的不停变化的动态波形,然后用贵重的高速摄片仪拍摄下来,然后在这一大堆片子中,找出答案。


  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,性能足够用的计算机非常普及,我想在这里是人手一台;各种应用软件也应有尽有。测定小提琴(包括其他乐器)的音质,大家都可以作了。


  下面的频谱图是我利用高保真的录音和自己的电脑,分析海菲茨和斯特恩的琴声。采样时用的都是他们拉《勃拉姆斯协奏曲》里的华彩,因为那里没有乐队的声音。海菲茨的录音就是那个出名的费弗的录音,斯特恩的录音是1973年哥伦比亚的录音,CD号SBK46335。当然作这样的分析,只能是判别音色特性,因为其音量,经过唱片制作,电平经过多次调整,已经无法知道其原始值了。 现在来看附贴的曲线图。上面那张频谱曲线图是海菲茨演奏勃拉姆斯华彩的第一个音,它是“a”。是G弦上的第一指按的低音。频谱图是电脑解析的,原图是用照相的办法照下来,扫描后不怎么清楚,我就人工重描了一张,这样就很清楚了。


  频谱曲线就好象是心电图一样,说这个音好听,好在哪里?这需要“解读”。那么我就来解读一番。图里横向坐标是频率,纵向坐标是分贝的相对值,分贝在这里是音强度的倍率单位。


  一个乐音,必定包含基波和基波的一系列谐波,这样就构成了它的音色特性。在这里,a音的基波是220 Hz / 秒,它的基波就是左边第一个波峰。然后顺次序从左往右可以看到基波的低次谐波和高次谐波。低次谐波指的是基波的2倍频(440KZ)、3倍频(660Hz)、4倍频(880Hz)??? ,它们的特点是波形比较规则,每个波占有一定的幅宽(看起来有点象正弦波形)。高次谐波指的可以是15倍频以上的极高的倍频,它们的数量非常多,特点是幅宽很窄,看起来好象只是一些垂直的线条。在靠近15倍频附近的那些高次谐波,有给小提琴低音弦的音色添加明亮光泽的作用。


  一把优秀的小提琴发音里应该有丰富的谐波,在低音弦上的音,低次谐波可以到达14倍频,而且,要求大部分低次谐波的幅度高于基波的幅度。高次谐波虽然可起增加发音光泽的作用,但过高的谐波性质上毕竟就是噪音,所以在大约6000Hz处,要求高次谐波必须开始迅速地衰减,否则就会给人以琴声粗糙的感觉。现在来看这个音。首先,可以看到它有14个低次谐波,其中大多数幅度都高于基波,只有第12、14两个谐波幅度略低(第14倍频的波形略有一点变形)。这样的波形图几乎是一种理想的状态,说明它的音色一定是明亮和带有“颗粒感”,富有穿透力的。同时,可以看到,高次谐波的部分从5000多Hz处开始迅速衰减,在约莫7000Hz的地方,它的幅度下降了36分贝以上,实际上这么小的幅度在曲线图上可以看到,而人的听觉已经听不到了。所以琴声必然是明亮光泽又不带噪音。 这个a音是优秀琴声的代表,假如测定现在市售3000元到6000元的新小提琴,我的经验是可能只有5 – 8个低次谐波,而且也许只有一个2次谐波是略高于基波,这样声音就缺乏颗粒感和穿透力。


  下面来看第二张图,这是斯特恩拉勃拉姆斯华彩的最后一个音。它是E弦上的d3,基波频率是1175Hz。通常在高音区谐波的数量远少于低音区的音,而且不规则,比方缺掉第5、第6倍泛音等等,也是正常;同时它们的幅度不会大于基波。现在看斯特恩的这把琴,一个极高音,居然还有14个低次谐波,可以想象这个音被演奏出来时的华丽程度。更加妙的是,这14个谐波中(其中缺了第14倍频,但第15倍频明显),第2、第3倍频竟然幅度大于基频,同时这些谐波的幅度令人惊异地呈现出整齐的逐步下降的变化状态。所有的噪音都在 - 72分贝以下,人耳听不到。这是我测到过的最优秀的高音频谱之一,无怪乎大家要说斯特恩的琴声象是天籁